<strike id="fc7oz"></strike>

    <nav id="fc7oz"><video id="fc7oz"></video></nav>

    1. <code id="fc7oz"><nobr id="fc7oz"><track id="fc7oz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
        1. 设为首页
        2. 加入收藏
        3.   首页  >> 企业文化  >> 百花园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      我的故乡

          时间: 2019年05月22日    点击量: 428     来源:达竹公司—柏林煤矿   文作者:何永兴  

          离开故乡绵阳三台,已经有三十多年,其间即使回归故里,也是短暂的停留,无法细细端详她的娇姿芳容,更体味不到她的世事变迁、兴衰荣辱。生我养我的三台,那时朴实得如同山里的子民一般,没有华贵的装饰,没有热闹的街道和高耸云天的楼宇,沿河两岸的民居小楼是她特有的景观。

          三台县位于四川中部偏北,在历史上享有“川北重镇、剑南名都”之美誉,是四川省的一座历史文化名城,八世纪的三台县称梓州,是与成都齐名的蜀地第二大城市。当时的三台城郭雄伟,交通发达,在川北重要交通要道的涪江、凯江上,来往船只川流不息,这里有川北最大的码头。在这些码头上,曾旅居这里近两年的大诗人杜甫多次迎来送往,吟诗作赋。“无数涪江筏,鸣桡总发时”反映了交通枢纽梓州段涪江的繁忙;“夜深露气轻,江月满江城”,反映了梓州城美丽的夜色。时过境迁,现在的成都已是西南最大的国际都市,而我却只能从这样的残破门楼中去寻觅和回味梓州的盛景。

          在我的记忆中,三台县城的两道古城楼和千余米城墙至今历历在目。70年代,从我记事起,我常走的那条路,是东涪村到县城的那条不足八里的土路。那条土路,我穿着妈妈缝制的布鞋无数次接触过它的尘土,我打着赤脚也无数次踏过它的泥泞。我甚至记得那条土路上有多少沟沟坎坎,说得清那条土路有多少道弯弯曲曲。那时,要到城里购物,则需一大早起床,走完不足六里的土路,再过渡船,再走一里多土路,几乎要三个多小时才能进城。当时的那渡船真是人山人海,特别是上船的时候更是人挨人,人挤人,力气小的又被挤了下来,上不了船,因为渡船超载也曾发生过安全事故。在我的记忆中,我最喜欢沿着涪江与小伙伴一起玩,渴了就喝涪江水,饿了就顺手摘个吃的,热了就在河边玩水,觉得好奇就去爬东塔,滚滚铁环、玩玩陀螺、下下象棋、打打扑克,享受童年的趣味。

          那时的家乡是一个农业大县,比较穷,修一条像样的公路几乎是奢望,乡亲们日复一日想呀、盼呀,希望能实现走好路的梦想。

          1978年开始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,我的故乡也在发生着天翻地覆地的变化,乡亲们在解决温饱问题之路开始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水泥路、高速公路相继建1980年,一座双塔混凝土斜拉桥—涪江大桥建成通车。我与村里的小伙伴唱啊,跳啊,我们再也不会去乘渡船了。再后来,通了车,据悉,现在进城只需10多分钟。特别是近年来,家乡的公路建设日新月异,从县城、乡镇再到乡村形成了公路网,条条水泥路像银蛇般缠绕在乡村之间,直至家门口。如今,小轿车、中巴车、大卡车,均能到达。

          路修好了,人们进城更加方便了,我生活过的村庄设立了清东坝工业园区,村民的土地被征收了,房屋被占用了,年老的村民办理了社保,年轻的村民就在工业打区打工挣钱,避免了南下广东、福建、北上河南河北、西到新疆、西藏,既找到了经济来源,又能照顾老人、小孩,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。村民们都住上了楼房,耍上了健身器材,但许多的村民喜欢骑自行车进城,用三轮车将种出的小菜拉到城里去卖,还有的村民喜欢步行进城,就是步行进城也只需要30多分钟。

          人们说:乡情总是难忘的。是的,乡情是一支古老而又深沉的歌谣,时时在我心中奏起爱的旋律。再一次走在故乡的小路上,闻着泥土的清香,夕阳下,看故乡的炊烟,给明天,给生活,一份温暖,一份安宁,绵长,绵长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责任编辑:石亚娟
      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          联系我们 ICP备案: 蜀ICP备12004835
          秒速时时彩预测|平台官网_首页